新旧音乐风格

新旧音乐风格

这个标题也许不够明确,也想不出怎么表达,不过论述新音乐或者什么是传统音乐、什么是古典音乐以及各种派别的理论研究非常多,不用在这里多说了。就最近思考所谓新、旧音乐的写法想到一些问题,在博客里谈一谈。

最近在朋友圈发了几首看起来是比较“旧”的写法的作品,引起了不同的思考。当然,成就一个作品有很多种因素,也会影响到创作,形成这种风格,往往要考虑很多,每一个作曲家在自己创作的路上都会有不同的作品出现,相比国外的作曲家,我们自己的作品似乎反差很大,只要是比较了解这多年音乐创作特征的朋友都会意识到有不可避免原因。但是,近三、四十年来还是在进步,出现了一些更有个性的作曲家,虽然是在各个音乐创作方向都会有一些比较冒尖的音乐人,但是我注意到一个倾向,那就是突破与继承人们习惯的音乐语言的音乐作品,以及新生代作曲家非常引人注意。我注意到了两个获得格莱美奖或者提名的青年作曲家,一个是英国的Jocob Collier,另一个是中国出生在美国辛辛那提的周天。

Jocob Collier是在人声合唱的编曲上使用了新的多声部结合的方法,比如他启用了泛音列与沉音列

作为对应、对称选择和弦与结合音的概念,实际上多少年前著名学者赵宋光也提到这个“沉音列”概念,大家都以为只是乐律学问题,运用到音乐创作上似乎是扯不上来,但是Jocob Collier也就是二十来岁,为什么能想到这一些又巧妙的运用到音乐创作中呢?(Jocob Collier的具体做法另文论述)

最近听到了作曲家周天的格莱美提名作品,一个乐队协奏曲,有人认为是新印象主义,我觉得比较准确,他的音乐虽然是在美国学习创作的,但是非常明确地有中国音乐特点,但又不是那么俗不可耐,我觉得可贵的是不仅在横向上听起来是多调式调性的结合,纵向也能听出合理的结合,不是那种堆砌一堆新演奏法或新音响的所谓“新音乐”。实际上,近年我一直在思考如何用这种方法组织音乐。最近在一首民族器乐室内乐《采莲舞曲》有所体验,最近传到朋友圈的版本是一个减缩版,剪掉了一部分,当然,不会影响到音乐表现。在三十年前学习新音乐的时候,也尝试写了一些作品,但是变成音响的很少。即使变成音响听起来也难听。2014年一个钢琴组曲由青年钢琴家孙尘心演奏过,其中第5首《春燕》也有这种思维,组织结构是新音乐手法,但听起来有很明显的非西方风格。

附:《采莲舞曲》

《春燕》乐谱:05 Tangram_The Swallows – Full Score

音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